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AV拍摄指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charter 6 跑步比赛

      初夕课间喜欢挤到小卖店买东西,矿泉水、薄荷糖、口香糖是她的最爱。

    碳酸饮料挺好喝,初夕想喝但不能喝,每次买饮料时,初夕特别纠结,手会不自觉地伸进碳酸饮料中,咬牙切齿地挣扎了一会,总会有人催她,“喂,麻烦你快点,后面的人都排队等着呢!”

    心一狠牙一咬唇,拿过一瓶矿泉水就去买单了。买矿泉水其实也挺好的,一来便宜,可以省下不少钱;二来至少不会像碳酸饮料那样不利于长身体。初夕常常这样安慰自己。

    那时情窦初开的年纪,小女生最憧憬浪漫唯美的爱情,一到课间,各种青春杂志、校园言情小说在小女生之间传阅,三三两两讨论着各种狂拽炫酷吊炸天的男主和傻白天真玛丽苏的女主之间的又宠又虐又浪漫的爱情故事。

    初夕却很另类,神经粗得跟一麻绳似的,对那些小女生在意的情情爱爱不感兴趣,只看时下流行的热血动漫《灌篮高手》、《火影忍者》,看四大名著、金庸古龙小说等。

    班里的女生觉得她性格爱好、言行举止很像男生,如嚼口香糖吹泡泡、看的小说动漫,和她没有什么共同话题,于是初夕也很难和那些小女生玩得来的。

    杨可昕是个乖乖女,不喜欢这些谈情说爱的东西,也不喜欢令人热血沸腾的东西,她在意的是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考高中上大学,自然在这两派中是混不下去的,但因为和初夕从小就玩得要好,自然和她更谈得来。

    陈俊言毕竟是男生,而且是乖乖男,上了初中不大愿意和女生一起玩了,和几个乖乖男成群结队打兵乓球去了,但放学后他常常找初夕一起写作业。这个习惯从小就养成了,长大了也改不掉。

    他觉得能和初夕在一起很开心,虽然她这个嘴特别损,什么好话从她的嘴里都是戳人心窝,疼!但她却能将一段无聊的时间打发得特别有趣。

    对初夕来说,她最喜欢的课是体育课,因为她可以看小说。最怕的课是英语课,因为那是叶朗的课,其他课她可以思绪神游开小差,但英语课无论有多累多困,她必须瞪亮眼睛认真听。

    因为叶朗太眼尖了,她一分心就能被他逮住点名起来回答问题。

    初夕特别讨厌上课回答问题,如果不是被老师点名了,她从来不主动举手回答问题,一来她不爱出风头,二来老师问的问题她压根儿就不会。

    杨可昕和陈俊言觉得初夕说的不对。有些时候,同一个问题的解题方式有很多种,但标准答案只有一个。而有些时候,同一个问题的答案不止一个,每个人对同一问题的看法是不同的,答案也是不一样的,我们只能在众多答案中选择最优的作为一个标准答案,等于或大于标准答案的,得高分,低于这个标准答案的,零分!

    同样不喜欢回答问题的有鹿泽,一来他这个人低调不爱出风头,二来他知道问题的标准答案,所以他想听的是别人的答案。

    当时他们还小,却能说出这样的话。可毕竟经验有限不会举一反三,等到若干年以后,不经意间地想起,我们才知道隐藏其中的大道理。

    生活缤纷复杂,也像一道开放性的题目,没有百分之百的肯定答案。我们要走什么样的路、过上什么样的人生,都是因人而异的,生活能给你一个标准答案,这个标准答案就像一条最基本的原则和底线,你不能逾越,你要么沿着这个标准答案走,要么你的答案高于标准答案,若是你低于标准答案了,就像你触犯了法律,是要受到法律约束的。

    *****

    一个星期七天,初夕最喜欢的莫过于星期五的倒数第二节课了一一体育课。

    通常做完筋骨活动后就可以解散了,每次初夕跟着老师的八字节拍应付式地动动手脚,眼神却死盯着一棵树,思绪神游至四海八荒,或者想着小说的某个情节,这一次她在心里嘀咕着,“哎~林平之怎么那么惨啊?纯净高傲至美至孝的人因身负血海深仇,那么多灾多难,为了复仇,依靠灭绝人性的武功走向毁灭性的极端。哎~”

    “那边望着树发呆的女生,干嘛呢?集合排队!”体育老师的吼声让全班人的视线锁在初夕身上。

    初夕还沉浸在林平之的不幸中不能自拔,没有听到老师的话。

    旁边的杨可昕红着脸将初夕拉过去,“发什么呆啊,排队啦!”

    初夕这才看向男女生各排成一队的队伍,呆头呆脑地站在最前排。

    “刚才想什么呢?”老师看向初夕。

    初夕啊了一声,“没啊!”心里却在讶异着舒展筋骨的活动不是已经结束了吗?为什么还不解散呢?她想快点看完《笑傲江湖》呢。

    “从今天开始400米测试,现在一个个测试,我先看看你们尽力跑完400米要多久,谁自愿先试?”

    初夕闻言,积极地举起手,“我!”

    杨可昕有些诧异,小声问道:“你那么积极干嘛?”

    “早死早超生,跑完了,我就回去看小说!”

    杨可昕:“……”也只有看小说才能让你变得如此积极了!

    老师见后,甚是欣慰地点点头,“很好,女生这边起了个好头,男生呢?”

    “老师!”鹿泽从最末尾的位置走到前排。

    老师点点头,“好,你们两个先试!试完先解散!”

    学生们闻言,不满地咿咿呀呀着,“老师你怎么不早说!”

    “谁让你们的积极性都不高啊!好了,你们两个各就位。”老师看向初夕和鹿泽。

    初夕看了一眼瘦得竹竿一样的鹿泽,觉得此人是个不爱运动的书呆子,运动能力估计也比不上她,一想到以前他对自己爱理不理的屌样,初夕的恶魔因子被唤醒了,暗暗发誓一定要让他在众人面前输得很难看。

    随着老师的哨声响起,初夕像一匹脱缰的野马,两小短腿卖力地奔跑着,努力拉开两人的距离,鹿泽却轻轻松松地迈着笔直的腿跑着,渐渐地拉开两人的距离。

    “我靠,这两人势均力敌啊!”老师看着跑了大半圈的两人,心里捉摸着应该让他们参加今年的400米比赛的。

    杨可昕和陈俊言也看傻眼了。

    初夕看着已经超过她的鹿泽,咬牙切齿地看着这个如风的少年,这个人哪是书呆子啊?德智体美,全能啊!

    初夕心有不甘,明明想让他难堪一次的……

    最后两百米,初夕紧随鹿泽其后,奋力一搏,跑向终点。

    “2分10″,2分15″!”老师看着秒表惊喜道,“这成绩不错!有兴趣的话,可以报名参见今年的校运会!”

    初夕弯着身子手扶着膝盖,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地看着在一旁扶着腰气定神闲擦汗的鹿泽。

    凉风簌簌,树影婆娑,摇得铺了一地的桂花翩跹起舞。

    这个少年,清瘦白皙,冷如薄荷,连擦个汗都那么吸引人眼球。

    老师说,“你们可以解散休息一下了!”

    鹿泽看了一眼脸颊红扑扑的初夕,这个女孩……非一般女生也!

    初夕流着汗还没有晃过神来,等到风彻底将她身上的汗挥发干净,才转身回了班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