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AV拍摄指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最强王者?落日夜郎

      “娃娃收下吧,不必如此见外。”老人微微摆手,示意王天勤不必再说客套话。

    “就在此谢过爷爷了,以后若是有机会,我定当还爷爷的送珠之礼。”王天勤郑重地承诺,又躬身朝老人一拜。

    “你这娃儿,真的是倔!”老人微微笑道,显然没把它当真。

    “汪汪,吼!”那丑陋的宠兽叫了几声,便从结界中跳出,直接落到王天勤的肩上,最后趴在了他的肩头。

    此时,王天勤有点哭笑不得,心里骂道:“丑八怪,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老大喲!我可跟你不熟,能不能先把你的爪子拿开。”

    然而此刻,老人却是满心欢喜,甚至还露出一脸的喜色。对王天勤说:“娃娃,看来这小家伙,是十分的喜欢你啊!纵然老夫是有万般的不舍,但还是要将它赠送给你。要知道,老夫跟它相依为命这么多年,早待它如亲孙子,不!是比亲孙子还亲。如今,看你跟它有缘,索性就把它托付于你,望你能够善待它。”说着,老人竟用手背擦拭着双眸,发出浓浓的不舍之音。

    其实老人心里是乐开了花!这丑八怪不知道是从里冒出来,偷偷溜进了他的结界之内。说是宠兽吧,却是长得如此之丑,一点也不讨人欢喜。最可恨的是,每次老人去酒楼偷吃美味佳肴时,这可恶的家伙都会钻出来,分享一杯羹。老人看着它那副模样,那副吃样,哪还有进食的心情,气的火冒金星,关键还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面对这家伙,老人一身的修为,竟毫无用武之地。

    “爷爷,能不能……”王天勤还未说完,就被老人打断开来。

    “娃娃,没事的,这家伙虽然是皮了点,但带上它,你一路会非常的拉风。”老人婉言相劝。

    “拉风,这能不拉风吗?”王天勤望了宠兽一眼,这丑的,差点就将王天勤心里的最后一道防线击溃。“显然,这家伙是送不回去了。”王天勤看着老人,见对方竟还摆出一副肉疼的样子。看样子,也只好收下了。

    “你也不能一直没有名字,虽然你长得丑,但以后毕竟是要追随我,一起打天下的。就叫你“狗非狗”吧。”

    “吼!”狗非狗似在抗议:“你才丑,你全家都丑。本尊乃是“吞域噬魂圣兽”,要不是这颗珠子在你手上,本尊才不会甘愿自降身份,追随于你。”

    “吓我一跳啊!叫你凶你哥哥我,叫你不听话,居然还敢以下犯上,真是胆肥了哎!”王天勤说着,就拽着狗非狗一顿猛打,但每打一下,却是王天勤痛叫一声,打得越是凶狠,王天勤叫得越是凄惨。

    老人看着眼前的这一对活宝,眼皮却一直不停地在跳。“这么丑,都敢打的下去啊!看来我真是越活越老了,这小伙子前途无量啊!哈哈哈哈!”

    “娃儿,老夫有事要急着离开,我们就此别过吧!这个是宠兽囊带,是专门为宠兽制作的独立存放空间,接着。”老人说着,就把灰黑色的宠物囊袋丢给王天勤。

    王天勤伸手接过宠物囊袋,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之处。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肯定:“这宠物囊袋和狗非狗还真是绝配,都一样的丑。”

    “进来吧!狗非狗,没事就别乱跑出去了。”王天勤说完,便把宠物囊袋丢向狗非狗,一瞬间,狗非狗就被宠物囊袋给收起来了。

    “娃儿,后会有期了,阵法我已经帮你加强了,无须担心自身的安全。”老人急忙开溜,深怕王天勤反悔,声音渐行渐远。

    “再见!爷爷,一路走好!”王天勤向着远方喊道。

    说完,王天勤抬头看着上方的七叶花。只见七叶花图案的外围环绕着数不清的结界,王天勤一脸无语的看着那密密麻麻的结界,弄得头皮一阵发麻,叹道:“到时候,我该怎么从这结界中离开呢?”

    不知穿梭了多久,七叶花仿佛永远不知疲惫,结界内的力量依然强盛,估计出这混沌是没多大问题的。就不知道还要等多久?

    时间一直在悄悄地流逝,王天勤只知道时间过去了很久很久,灵魂状态下的他,虽然无需进食,不会饿死。但却会无聊死,王天勤万般无奈之下,终于还是放出了狗非狗,一狗一人呆在一块。日子久了,王天勤和它无架不打,无话不谈,反而开始对狗非狗产生了感情,并有点流念。

    无聊的横渡虚空之行,不仅磨练了王天勤的顽强意志,就连灵魂也变得意外的强大,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想,只会使王天勤增加过多的烦恼,既然想不通,也就放弃了。

    不知过了多久,王天勤隐约能看见前面有亮光,等七叶花飞近之后,他看到了一道巨大的缺口,这应该就是虚空狭缝了吧!

    “就这么一直冲过去吧!”王天勤喊道。

    “汪汪。”狗非狗也开始兴奋地叫道。显然,它是因为呆在混沌内太久了的缘故。看到自己也能出去,顿时高兴的不得了。

    七叶花在穿过虚空出口的那一刻,所有包裹七叶花的符文在一刹那破碎开来,这应该是那老人设置的禁制,显然也是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之后,才会弄出这样的一个结界来。既要考虑到能安全地把王天勤送出虚空,又要考虑到王天勤逃出虚空后,能让他出的去才行。

    成功了,在穿过虚空出口之后,王天勤先是紧闭着双眼,接着提起胸膛做了三次深呼吸,最后享受这一瞬的安逸。内心无比兴奋,瞬间充满战斗能量,在横渡虚空之时,王天勤就已猜测过,他将要来到的是一个武修的世界。

    但王天勤睁开眼睛的那一刻,立马就露出一阵惊呃表情,这……

    微弱的紫色流光还在牵引着王天勤,似乎是感受到主人的呼召,愈发强烈地加快速度,想把他带往目的地去。

    王天勤所过之处,尽是废墟,周围充斥着淡淡的混沌之力和层层的幻境之力。幻境中一步一景,百步一方小世界,奇妙无穷,哪怕一个念头,就能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混沌中尽是虚无,深不可测,有毁天灭地之能。

    幻之力和虚空之力相互抗衡,不分上下。似看到王天勤的到来,愈发想证明谁才是王者,力量愈加地肆虐,越是深入,两股力量愈发地强大,但谁都奈何不得谁。

    现下,王天勤一眼便能明白,两股力量绝不会主动攻击他,这也是他此时最不解的地方,难道是因为自己长得帅,除此之外,他还真想不出别的来,并且,他也就默认了。

    终于,随着流光的牵引,王天勤看到了眼前的朦胧之景,好像是一座城,又感觉是一座殿。只是,眼前这殿……

    一把高达30丈的赤金色巨剑和殷红色战枪直插殿的两翼,一条暗黑色的巨龙雕像悬空浮于殿的四周,殿的底盘由青蓝色玄武雕像坐实,整体架构以火红的朱雀雕像来设计,大门则由通体雪白的白虎雕像塑造,这座神殿端庄的那个叫气派啊!正陷入震惊而久久无法自拔的王天勤却被一股强大而又魔性的声音拉扯回来:“进来”。

    他寻着主人声音的方向,来到了大殿的门前,抬头望着空中,只见巍峨无比的白虎门上倒挂着一副牌匾,王天勤双手撑地,也学之倒过身来,他看清楚了,牌匾上刻着“虚空之遗神殿”。

    王天勤朝着白虎门迈去,咔哒,嗤啦,砰地一声!白虎门似感应到王天勤的到来而缓缓开启,听这开门声,许是很长时间都没被打开过了。

    王天勤负手而立继续向殿中走着,老神在在,尽显一副你不能把我怎么样的屌丝样。殿中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但心想殿中的人既然大费周章地把我召唤到此地,肯定不会只是去为难我,因为完全没那必要。

    果不其然,就在王天勤心中开始思忖的时候,殿中四周灯火通明,唯独火点分布有序,一点也看不出被破坏的迹象外,殿内赫然是一副千疮百孔的面貌,到处布满裂痕,毁坏的大部分是此间的雕像,殿中没有太多华丽的装饰,结构也很单一,但布局却很完整。可以想象出当时双方人物大战的惨烈,到了殿主这种修为级别的人物,能和他争锋的会是什么样的人物呢?

    对王天勤来说,猜个结局还是蛮靠谱的,既然双方实力不相上下,肉身肯定已被毁去,估计现在双方只剩下神魂在这殿中藏匿。不!应该是游荡,因为他们根本不怕我。

    “出来吧!把我大老远地召唤到此地来,不会是要我陪你们玩捉迷藏打发时间吧。”王天勤此时也是灵魂状态,没有肉身的他根本不怕对方夺舍,所以才敢把心中所想的直接说出来。

    “你比我想像中的还要胆大。我很好奇,你是如何横渡虚空的?要知道,仅凭借我的神魂之力,根本无法做到,让你安全地抵达这里。”一句极具穿透力的魔音直接将王天勤的整个灵魂彻底激荡,之后灵魂便恢复了原状,王天勤感觉身体内好像有什么东西,把那魔音吞噬点,而且吞噬得一干二净。

    好强!他是在宣示主权吗?要不是自己身上的东西有吞噬神魂的作用,只怕自己现在已经成一个傻子了。

    王天勤现在才有机会,望向殿中央的主座之上。主座边上开始显现出一道淡紫色的虚影,一段时间后,他终于凝虚成形。

    这是一位极为妖异的美男子。一席柳叶飞絮般的红色长发随意散落在肩头,身披血红色做工精致的战铠,脚着轻灵马蹄靴,最耀眼的当属那殷红色披风,披风中更有一个图案,而且不止见过,还很熟悉,就是那召唤他来此地的七叶花钱,图案之上还有一个苍劲霸气大写的风字。此时,他双脚立地,一手绕于腰后,另一手托附在剑柄之上,此剑更是非凡,不说它剑身中包含的古老符文以及看不懂的古老图案气象,单凭那剑发出的橙色光芒,就已衬托出它的非凡。此时,他一副自己2米8,大写的帅外,眼里还容得下其它东西。难道,大人物出场都是这般……唉,不愿多说。

    虽说,王天勤是有点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露出一脸的崇拜之情。请问:“尊驾大名”。

    “落日夜郎”杀神风。

    好名字!诸天杀神,落日黄昏。此号唯君配有!王天勤心想本君也是不负司机之名,看我怎么把你捧上天。

    杀神风此时开怀畅笑,欣然接受了这个事实,心情也是大好起来,看王天勤不免顺眼多了。

    杀神风显然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了。只是一瞬,便已一手搭在王天勤的肩头,另一手直接点在王天勤的眉间,默念着口诀。此时,王天勤呆若木鸡,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对方控制了,只见杀神风深不见底的黑眸立马转换成七叶花的血瞳,喝出一声:“控”。

    王天勤此时双眸已成血红色,七叶花的图案在他眼里飞速的旋转起来。但不久后七叶花图案便破碎开来,眼眸也重新换回了褐色。

    “唉!果然还是行不通吗?不愧属于我弑杀一族的禁术。”只见杀神风绕过身去,不知在算计着什么。

    这时,恢复自由之身的王天勤是一阵后怕不已,刚才杀神风强行地控制了自己的身体,不知道干了些什么,但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现在,控制被解除了,他肯定是失败了。

    就在王天勤心里愤恨不平的时候,只见杀神风一脸笑意的转过身来说:“为师刚才已替你检查过道根,发现你是万年不出的武修奇才,比起为师来虽稍稍有些不如,但若能幸得本君指点一番,碾压大多数天才,数万年后成一方枭雄还是没有问题的”。怎么样?徒儿,赶快过来拜师吧。

    至始至终王天勤没来得及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就已经被打上徒弟的标签了,果然,武修的世界,还是强者为尊啊。强者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弱者没能力反抗,反抗也无济于事,因为规则都是他定的,你只能服从否则将承受他的怒火。

    “徒儿拜见疯师傅,”只见王天勤只是略弯身躯。杀神风一脸的不爽,显然他因为刚才的事而在计较,算了要不是留你有用,早就让你后悔来这世界了。

    不久,杀神风开口了:“为师能让你重塑肉身到源世界去修行,也会赠你我的双目“七芒星血瞳”,还会把这诸天落日黄昏神剑赐予你,不仅如此,我还会传你口诀,让你如何使用血瞳的能力,怎么样为师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你,这下能看出为师的真诚了吧!

    不对,身为老司机的王天勤还是发现了问题,从刚才杀神风的强势到现在的妥协,不难猜测到他肯定需要解除某种禁制才能重新控制我。

    “你为什么不自己重塑肉身返回到武修世界,你修为那么强,应该不难做到吧!”王天勤开口直接问道,这也是令他最不解的地方。

    “你错了,此地名为虚空之遗神殿,此前殿主乃是虚魔,他自称虚神。我的实力和他不相上下,整整斗了一百年,双方肉身皆被毁去。最后我靠着杀神一族的禁术才勉强消灭了他的神魂。然而,谁会没有一些底牌呢?因此,我的神魂被他下了禁制,就算是重塑的肉身也会在一瞬间被混沌之力绞碎,神魂若无借助外物的话不得传送离开,杀神风解释道。

    嘿嘿,智商果然是个硬伤。任凭杀神风修为滔天,也想不到此刻被王天勤套路了,只能怪王天勤套路太深,这不,神魂借助外物离开,说得不正是我吗?不过,也无需太过担心,肯定还需要解除禁制,只要不触发禁制,我还是很安全的。

    对了师傅,那武修世界实力等级又是如何划分的呢?王天勤继而问道,反正此时不问白不问,不然到了源世界还得自己亲自去打听,打听很麻烦又要钱,关键弄不好又会招惹到一些麻烦,作为一枚新人,王天勤可没有那世界流通的货币。

    提到实力,杀神风也是来了兴趣。真正的武修要从源境开始,也被称为渡源期,分四个层次:筑源期、拓源期、灵源期和仙源期。源境之后便是魂变境界、返虚境界、圣境、破碎境、渡神境、造物境,源世界内最高修为便是造物境,源界之外被称为界外天,那里还有更高修为层次的怪物,而我则是站在这源世界的顶峰,渡神境界也称神境,毕竟造物境层次的老怪物太少了,他们修为通天反而对世俗之事没兴趣,提到自身的境界,杀神风也是一脸的自豪,要不是陨落在此,还有很大机会追求更高的境界。

    此刻,王天勤正听得津津有味。毕竟以前只能在玄幻小说中凭借自身的想像或是听说书人说起。现在,可是真正的身临其境,其中余味何其快哉!

    这厮,搞得自己也是神境强者一样,正自我陶醉着,杀神风看着王天勤一脸的无语。

    杀神风也不再浪费时间,直接瞬移到传送阵旁,手中法决不断捏起,血瞳能力再度开启,顿时,传送阵被激活,蓝光四射,流光溢满整个大殿,殿的上空一道蓝色光柱穿透了虚空,大喝一声“域空之门,开!”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