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AV拍摄指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第1165章:希望你能够留下来

      一连串的指责不断涌来,金曼丽面色通红的不断劝阻道:“够了,你们不要再说了!”

    对于这件事,她确实也觉得相当难为情。

    厉南衍冷漠的面对着眼前这一切,仿佛丝毫不受影响。

    玛莉却还嫌不够似的,对约翰教授继续说道:“教授,您倒是也出来表个态啊,曼丽都跟了你这么久,难道你就忍心看着她受委屈吗?”

    约翰教授张了张口,终于发声,

    “厉南衍,你真的做好决定了吗?”

    玛莉没想到的是,约翰教授说出的这句话,居然没有半分要指责厉南衍的意思。

    “教授!”她顿时着急了,就在她还想要接着找约翰教授问个清楚的时候,厉南衍居然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了他的话。

    约翰教授又接着开口道:“那你姐下来,有什么打算吗?”

    厉南衍微微眯了眯眼睛,锐利势不可挡:“你们先送我离开这里,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帮我找到她。”

    玛莉张大了嘴巴,整个人感到相当的难以置信。

    按照她的想法来看的话,教授不应该是先将他给说教一通么?

    约翰教授的威信,他们都是有目共睹的。

    她隐隐还觉得,如果约翰教授真的愿意出手的话,没准厉南衍能够被他说服也说不定。

    当然,最令她惊讶不过的,还是厉南衍的反应。

    玛莉不满的看着厉南衍,毫不客气出言道:“喂,我说你也太过分了吧?厉南衍,我不管你之前是有多么的不可一世,但我希望你能明白,你现在可是站在我们的地盘上!”

    “既然你记忆也恢复得差不多了,那我想你应该也明白,既然在别人的地盘上,就要放乖一点,明白了吗?”

    她轻哼一声,手指头朝着厉南衍点了点,继续数落着他的罪状:“特别是你现在,是谁给你的勇气,让我们在救了你一命的前提下,还对我们这么指手画脚的提出要求的。”

    听到她反反复复提起救了自己这一事,厉南衍意味深长的开口道:“你不用道德bǎng jià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在这之前,我们不过是互惠互利的关系。”

    “今天这事,就算是我欠了你们一个人情,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这之前,我应该也有帮过你们不少忙吧?”

    这句话,倒是瞬间就将玛莉给噎住了。

    因为厉南衍说的,的确是事实。

    半晌后,她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了,便说道:“行吧,那我们也不说这些有的没的了,你——”

    “我自然有我自己的打算。”厉南衍沉声应答道。

    ……空气中顿时出现了一阵诡异的沉默,最终,还是金曼丽站了出来,开口道:“你放心吧,我一定会想办法送你出去的。”

    厉南衍面不改色答道:“我要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虽然这是意料之中的话,但在金曼丽心中听来,仍然很不是滋味。

    但她也不想违背厉南衍的意愿,所以这会都没思索,便赌气般的回答道:“好,我答应你。”

    眼见着金曼丽要带着厉南衍离开了,玛莉急得跺了跺脚,打算朝前追去。

    不管怎么说,她总觉得不能这么轻易就让厉南衍离开。

    两人之间,原本就差最后一个步骤,就要水到渠成了,这会将人给放走,岂不是亏大了么?

    约翰教授的声音,却在这时候从身后传来:“站住,玛莉!”

    玛莉回头过来,问他:“怎么了?”

    “不用去追了,随便他们吧。”约翰教授在这时候,忽然却叹息一声。

    玛莉感到十分不解:“为什么?”

    “反正,不用去追了。”约翰教授看向他们两人离开的背影,眼中莫名泛起几分惆怅。

    他深知,对于厉南衍来说,威胁逼迫是没有用的。

    因为他,根本就不吃这一套。

    金曼丽带着厉南衍,一路往前走。

    走到半路的时候,想到两人相处这么久的时间,就这么功亏一篑,终究是有些不舍。

    金曼丽试探问道:“厉南衍,我们能聊聊吗?”

    “说。”厉南衍冷冰冰吐出一个字。

    金曼丽心中一梗,在原地顿住了脚步,哪怕原本想好了的一套套说辞,也在这时候被堵的不知道怎么出声。

    就在她晃神的这么一小会,厉南衍已经快步向前,跟她拉开了一段距离。

    金曼丽心底升起几分不甘,便决心将想说的话,一股脑对他倒出来。

    小跑了几步,她才追上他。

    她声音很轻,微微喘-息:“我希望你,能够留下来,可以吗?”

    似乎又觉得这样说有些不妥,她又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哪怕是为了你自己好,我觉得你也应该再休养一阵。”

    “不必了,”厉南衍声音仍旧没有温度:“我赶时间。”

    他是真的赶时间,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唐慕橙。

    金曼丽咬咬牙:“可是据我们的观测看来,你好像还没有好完全,而且最近的气候也不是很好,万一要是……”

    厉南衍没等她把话说完,直接接口道:“我意已决。”

    金曼丽在这顷刻间,就像是个被抽空了力气的玩偶,眼中的神采都在慢慢消散。

    厉南衍仿佛没有注意到她的神情不对劲一般,自顾自说道,“希望你刚刚对我说的话,还作数。”

    “什么意思?”金曼丽见他话里带着别样的涵义,还以为他对自己还有别样想法,便重新升起几分希望。

    但厉南衍接下来的话,彻底粉碎了她的希翼。

    “以最快的速度,让我离开这里。”

    他目光深邃,犹如深潭,金曼丽不敢与他对视,她只感觉自己的心脏处有根神经,紧紧揪成了一团,让她疼得喘不过气。

    “我对你说过的所有话,都作数。”忍着难受将这句话说出,金曼丽笑得惨不忍睹。

    这之后,她直接回头,单薄的背影走得决绝。

    既然厉南衍都毫不顾忌的斩断她所有念想,那她又还有什么好留恋的呢?

    金曼丽集合了一些人手,一并送到了厉南衍离行的船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