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AV拍摄指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第1019章:不需要你操心

      继而将目光朝着几人扫了过去,询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

    源芷惠恰好也在一旁,便拉了拉蒙前屿的手,在她耳旁低声道:“他自从醒来以后,就是这个样子,我们谁也劝不了他。”

    蒙前屿一怔,顿时会意过来。

    她现在,差不多也能理解到厉南衍的心情。

    大概就是察觉到自己被他们下药,所以恼羞成怒吧。

    “南衍,你别生气了,当时我们的做法虽然欠缺考虑,不过我们也是为了你好。”

    “现在你一点线索都没有,就算出去,又能去哪里找慕橙呢?”

    厉南衍面色再次沉了沉,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股森然的气息。

    就在此时,他忽然飞快的撇开人群,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肖子墨等人,下意识还是想要拦住他,结果连他的衣角都没有摸到。

    大家甚至都没来得及看清,他的速度究竟有多快。

    离开了疗养院后,厉南衍到达了古力研究所。

    金曼丽看见他到来,脸上的惊喜一闪而过,笑意更是怎么都止不住。

    “厉南衍,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逆光里,厉南衍棱角分明的侧脸,尤为俊美。

    整个人的身上,仿佛没有人气一般。

    她努力的吞了吞口水,手中不安的抓住了自己身上的白色大卦,然后又松开。

    “我找约翰教授,带我去找他。”

    让金曼丽感到失望的是,厉南衍甚至都没有正眼看她一眼,而是自顾自在那里说自己的。

    “好吧。”金曼丽说:“你等会,我去给他通报一下。”

    紧接着,她的身影,离开了厉南衍跟前。

    没过多大一会,她又重新来到了厉南衍的跟前,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对厉南衍说道:“教授说了,你可以进去了。”

    厉南衍淡淡的“嗯”了一声,随即便迈着长腿,朝里端走了进去。

    实验室的门,在金曼丽的跟前缓缓合上。

    厉南衍的身影,也在那扇门后,一点点消失在金曼丽跟前。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心中的失落感不言而喻。

    每次好不容易见到一回厉南衍,结果他都是这么个冷冰冰的态度,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才会对自己有所改变。

    此时的实验室内,约翰教授听到身后传来的脚步声,缓缓的掉转轮椅,将目光凝视在厉南衍的身上。

    “怎么,你改变主意了么?”

    说这话的时候,他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说不出的奇特感。

    总而言之,让人心里很不舒服就是了。

    厉南衍微微皱眉:“你什么意思?”

    约翰教授倒也不着急,缓缓开口就说道:“你今天来到我这里,难道不是因为你改变主意了吗?”

    说这话的同时,他还暗示性的开口道,“上次我跟你说的事情,你总没有这么快忘记吧?”

    厉南衍眉目一沉,简洁明了的给了他三个字:“不可能。”

    他当然不会忘记,上次从这里离开的时候,约翰教授跟他说了些什么。

    其无非也就是,让他迎娶金曼丽罢了。

    中途为了这,他还特地派金曼丽去找自己要答复。

    约翰教授摇了摇头,一脸讳莫高深的说道:“厉南衍,其实我真的很看好你,不过人啊,还是要识时务的好。”

    厉南衍微微做了个深呼吸:“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但是我希望我能跟你达成协作。”

    “协作?你想跟我达成什么协作?”约翰教授就在这忽然之间,仿佛对他的话开始感兴趣了一样。

    还不等厉南衍回答他的话,他忽的又开口道:“如果不出所料的话,贵夫人现在,应该也是下落不明吧?”

    这话说完,他眼睛里的神色,忽然又开始变得意味不明。

    厉南衍心中一紧。

    每当在提到唐慕橙的时候,他总是下意识就会有着强烈的反应。

    约翰教授看出来,自己的话让他开始心绪不宁了,便意有所指的接着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在找她,而且我也想到了一个好法子。”

    他这话里,隐隐还带了几分给他希望的意思。

    “什么意思?”厉南衍立马会意过来,整个人眉头紧蹙。

    “为今之计,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跟我们合作,我虽然说没有了以前的威名,但是在医学界里,还是有几个熟人的,没准,我就可以帮你打听——”

    话还没说完,厉南衍整个人忽然为之一振,声音紧迫的对着他开口道:“你这是几个意思?你是不是特意调查过慕橙的下落?”

    仔细听来,能听得出他对于约翰教授,有几分压迫之感。

    约翰教授也不曾想,他会变脸这么快。

    这个样子的厉南衍,简直让人控制不住的后背直冒冷汗。

    只不过历经了这么一段时间的相处以后,他大约也清楚了厉南衍的为人。

    说起来,厉南衍这个人,哪里都好,但是唯一的软肋,就是唐慕橙。

    每次只要一提及唐慕橙,他所有的设防,都会变成空谈。

    就比方说现在。

    约翰教授强行稳住呼吸,尽量淡然的开口道:“不过就是个结个婚而已,对你来说,有那么难么?”

    不知道是不是过于激动的原因,厉南衍眼中隐隐出现了几片血色:“我问你,你到底是不是调查过慕橙的下落?”

    约翰教授呼吸一滞,整个人有几分语塞。

    事实上,就跟厉南衍说的一样,他确实是真的有调查过唐慕橙的下落。

    只不过,他知道的也不是很多就是了。

    他刚刚装作无意识对厉南衍透露出的那句话,其实就已经是他所知道的全部了。

    “……是。”最终,约翰教授在他的注视下迫于无奈的应了一个音节。

    “不过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你不用多想,我只不过是想看看你的近况罢了。”顿了顿,约翰教授又来了这么一句。

    “我不需要你操心。”厉南衍的声音瞬间就变冷了,接着掉头就想出去。

    说白了,其实大家都是明白人,约翰教授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那么关心他的生活呢?无非就是有目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