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AV拍摄指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第747章 对她的爱,是好是坏

      唐慕橙还来不及回答她们,严承御的手里拿着一把吹风机,朝着她走了过来。

    “你……”唐慕橙没有反应过来,严承御已经坐在她脑袋的一边,小心翼翼地把她的头给抬了起来,轻轻地放在了自己的腿。

    严承御开了暖风,慢条斯理地给她吹着头发,唐慕橙一时之间愣住了,她不知道严承御为什么要给她吹头发。

    “我自己来。”唐慕橙不太喜欢被人摆弄的感觉。不过算她再怎么拒绝,依然都不奏效。

    “你以为你还有手吗?”严承御戏谑地看了一眼唐慕橙。只觉得万分地好笑,双手双脚都被绑住了的人,居然还妄想要自己来给自己吹头发。

    她忍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太过分了。还不是因为他把她给绑起来了?

    她索性闭了眼睛,不再吭声。

    唐慕橙的头发很黑,而且还特别地长,让人看了忍不住地心驰神荡。严承御抓了一把在手,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像是在抚摸着唐慕橙一样。

    严承御的意识渐渐地迷糊了,唐慕橙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头晕眼花?”

    严承御惊呼,他始料不及的是,唐慕橙已经被绑住了双手双脚,居然还能够趁着他不注意,下了mi yào,说什么严承御都不会信。

    要是唐慕橙是有mi yào的话,她早已经用了,何必要等到现在?

    严承御的意识越来越淡,直接栽倒了。

    蒙前屿和杨子曦才从窗户外面跳了进来,她们两个虽然是有工具的,但是怎么说,他们也不过是普通的人而已,这么趴在外面,始终都是太耗体力的事情。

    她们一进来,粗粗地喘着气,不过,她们手的动作一点都没有迟缓,而是一致地走到了唐慕橙的面前,帮她把绑在手脚的绳子给解开了。

    看到唐慕橙身穿着这样的睡裙,她们两个人都不由得心一惊,但是看唐慕橙神色平常,不像是出了事的模样,大家心照不宣地都只字不提。

    唐慕橙身的绳子被解开了,看着躺在地纹丝不动的严承御,唐慕橙气不打一处来。

    严承御把“狼牙”组织的罪证拿出来过,唐慕橙知道在哪里,她跑去拿来,跟着她们离开了。

    等她们一离开,严承御从地爬了起来,他站在窗口,看着她们远去的背影。

    严承御也不知道,他这么做,到底是对是错,既然这是她想要的,那他给她吧。

    她们三人自了车,唐慕橙缩在了床的一边,整个人都是恍恍惚惚的,她很难受,说不到底是因为什么。

    “其实我知道你们的mi yào对严承御根本没用的。”唐慕橙又不傻,蒙前屿她们在用mi yào的时候,又没有办法让唐慕橙也不被迷晕的,为什么偏偏只有严承御有事,而她没有事呢?

    起先的时候,她也感觉到了头晕目眩,所以才会问严承御的,所以,当她看到严承御的眼神也开始迷离起来的时候,她也以为她会和严承御一样昏迷过去。

    只不过……

    严承御装晕,到底是有什么目的,她确认过,她手的,是真的。难道说,是严承御故意要给她的?

    但是他这样做的用意又是什么呢?

    唐慕橙怎么都想不通。

    “馨朵,你在这里有发生过什么不好的事情吗?”杨子曦始终没忍住,担心地问道。

    “没发生什么事。”能发生什么事呢?严承御对她,说到底还是存了一些的……要不是严承御对她手软了,也许,她根本离开不了。

    谢谢你,学长。唐慕橙在心里轻声地说着。

    唐慕橙看了窗外一眼,抱着自己的双腿,沉沉地睡着了。

    夜晚的灯总是不够亮,唐慕橙再次醒来的时候,她们的车是停在了一个很偏僻的小公园里。

    跟她们交接的人,她没有看清楚,她穿成这副样子,也不好下车去见人。她坐在车,远远地看着他们,也不知道他们都说了些什么,又被交待了要做些什么,她任凭自己的意识飘到了很遥远的地方。

    蒙前屿和杨子曦什么时候回到的车,她都不知道。

    “馨朵,你没事吧?”看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杨子曦都担心死了。

    直到现在,唐慕橙才敢正视严承御对她的这一份感情。在法国的那四年,她无时无刻不是在享受着他给她所带来的那一份安定,可是他们两个现在呢?

    相知相伴了整整四年的人,如今已经形同陌路。唐慕橙的心,痛得如同要撕裂了一般。那些过往难道都是假的吗?她真不愿意去相信,严承御会是有着这样特殊身份的人。

    如果说从最一开始的靠近,都是他们蓄谋已久的计划,那么唐慕橙只想说,他们还真的挺失败的。

    严承御还是“狼牙”组织统领身边的二把手呢,但是那又怎么样呢?他接近体她,不是为了能够拿到芯片吗?结果芯片没有拿到手,反而丢了自己的真心。

    唐慕橙不知道他对她的爱,于他而言,究竟是好还是坏,她现在没有太多的时间去想这些了。

    她们既然已经交去了这么重要的一份证据,在某一程度看来,他们其实已经取得了胜利。

    至于能不能抓获陈燕等人,那是军方和警方的事了,和她再无任何相关。

    唐慕橙不知道严承御的结局会是怎么样的,她也不敢去想,她会感到害怕,她总觉得严承御要是落到了很凄惨的下场,那也都是因为她。

    她的泪水情不自禁地涌了出来,唐慕橙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哭出声来,只是大量的眼泪像是在下大暴雨一样,成串地往下砸。

    杨子曦看到她掉眼泪掉成这副模样,也是心十分地不忍。

    她说:“馨朵,你要是想哭,哭出来吧。”

    唐慕橙倔强地摇了摇头,她不允许自己在这个时候哭。

    “你别去管她了,让她一个人好好冷静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