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AV拍摄指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第743章 先得到她的心

      唐慕橙真的太难搞了,哪里跟其他的女的一样,他只需要一个眼神,她们都会眼巴巴地凑来。

    但他是不喜欢这样的人。

    只有唐慕橙,再是方馨朵(其实她们是同一个人,只不过严承御目前是不可能知道的。),能够入得了他眼的。

    可是,一个呢?他总是错过,先是错过了,眼睁睁地看着她和欧阳少谦好了许多年。再是他立即从国外赶回来,他又发现有人捷足先登,先他一步得到了唐慕橙的心。

    即使在法国,他们朝夕相处,他对她关怀备至,也是最终也没能够得到她的真心。

    他到底有哪里不好,他有这么差劲,竟连一个欧阳少谦都不过。

    他几乎是要迷醉了,这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搞笑的事情。

    他到底是有多么地不堪,一而再再而三地错过唐慕橙?这一次,说什么他都不会再放手,方馨朵,注定了,只能是他的。

    如果有人妄想和他争抢的话,不要怪他心狠手辣了。

    他站了起来,厨房里的小米粥已经煮好了,这个压力锅的性能是好,才过了没多长时间,小米粥已经煮好了,省时又好吃。

    她盛了一碗出来,才刚闻到这个香味,连他自己都忍不住想要喝了。唐慕橙肯定也会愿意喝的吧,他满心欢喜地端着这碗小米粥往楼走去。

    唐慕橙见他又进来了,整个人的神经又紧绷了起来。

    严承御的手里端着一碗小米粥,她皱起了眉头,她只是想要来给她送粥的?她一脸的惊讶。

    “不用太感动,诺,你快把它喝了。”严承御把小米粥放在了床头柜,前帮着让唐慕橙坐了起来,她太虚弱了,恐怕连碗都拿不动。

    严承御亲自端了碗,兜起了一勺,放在了自己的嘴边,轻轻地吹着,等觉得不是那么地烫了,他才递到了唐慕橙的嘴边。

    看着这样的严承御,唐慕橙仿佛像是看到了那个记忆她所认识的严承御,是那样的温暖的一个人。

    如果,她从不曾知道他的真实身份,那又该有多好。她苦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不可能的,有些事发生了,注定了会是这个样子,谁都改变不了。

    严承御见她摇头,还以为是他的小米粥煮的不够好喝,她才会这样,他担心地问道:“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只要不是太油腻的难消化的,我都能给你去做来。”

    唐慕橙突然间哭了,扑进了严承御的怀里,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哭得累了,在严承御的怀里沉沉地睡了过去。

    严承御把她轻轻地放在了床,他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刚才是有做什么吗?怎么把她给惹哭了?他无奈地把小米粥放到了一旁,恋恋不舍地看着唐慕橙,似乎永远都看不够。

    唐慕橙醒来的时候,她的手都被压麻了,她看过去,严承御的双手紧紧地拉着自己的手,还给枕在了脑袋底下,敢情昨晚他是拿自己的手当了枕头,怪不得她今天一早醒来会觉得自己的手这么地麻。

    她抽了抽自己的手,严承御被吵醒了,看到她的第一句,是问她,饿不饿,想不想要吃点什么,他这是要把她当做是重点保护对象了吗?

    严承御这么一问,她还真觉得自己饿了,昨天那碗小米粥她才喝了一口,太可惜了。

    唐慕橙这一副痛惜的样子,倒是把严承御给逗乐了。

    “你要是还想喝,我下去再给你盛一碗。”昨晚剩下的小米粥还在压力锅里,他没有把插头拔掉,一直都是在保温状态。

    他原本以为唐慕橙会不够吃,谁知道才吃了几口,她哭了起来。

    严承御边给她盛了小米粥,边想着他到底要怎样做,才能成功地掠夺了她的心。

    唐慕橙的心这辈子是他严承御怎么都得不到的了。唐慕橙人现在虽在严承御这里,但是她的心早飞到了厉南衍那里。

    她这几天一直被困在这里,也不知道厉南衍知道了,会不会担心,她心里牵挂着那边,根本不能踏踏实实地跟严承御相处。

    但是想到,她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她只好让自己沉下心来,毕竟她要做的事情,非同小可。

    这几天,唐慕橙一直在找着机会溜出去,但是她用尽了办法都逃不出去。

    她会用的那些个伎俩,严承御像是早洞穿了,她根本无计可施。

    她几乎都快要绝望了。

    既然逃不出去,那她只能安心地在这里先住下了。好在严承御最近在忙些什么事情,没多大功夫来找她。

    趁着严承御不在,她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

    和严承御相处下来的这几天,她已经大概摸清楚严承御的作息时间,这个时间点,严承御在严氏,还没有回来。

    她已经观察了很多天了。

    是今天了,等她拿到了“狼牙”组织的罪证,她想办法逃出去。

    走在长长的走廊,即使是走在厚重的地毯,唐慕橙也始终觉得自己的脚步声未免也太响了一些。她没来由地有些心慌,摸着自己的胸口,她缓缓来到了严承御的书房门前。

    她伸出手,把手放在了门把手,她的心跳如擂鼓,紧张到要命,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但是挥散不去心底的那是莫名的恐惧。

    唐慕橙的手放在门把手,始终都没有放下去,犹豫了很久很久,她才慢慢地压了下去。

    门应声而开,她悄悄地走了进去,随即在门里向外东张西望了好一阵子,才把门给关了。

    她朝着书房正央的办公桌走去,想来这么重要的东西,严承御很有可能即使放在了这个办公桌的哪一个件夹里。

    她仔细看着严承御的这个办公桌,没有一个抽屉是带锁的,看来严承御是从来都不用担心自己的书房会有人潜进来的。

    严承御的办公桌很简单,几乎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找起来应该会很方便,她伸手过去,翻找着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