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AV拍摄指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第423章 不可理喻

      “橙橙初来乍到,酒不必请了。 ”厉南衍扫了宁乔乔一眼,修长的手拿过宁乔乔手的酒杯,仰头一口饮尽,“倒是你啊,钱多的都花不完,区区500万的酒还是请得起的吧?”

    “当然!南衍你要是喜欢喝,再来一瓶又何妨?”宁乔乔早把她设计坑唐慕辰的小伎俩抛在脑后,她一听到厉南衍和她说话,她失去了理智,丧失了判断,没有听出厉南衍话里有话,“赶紧的,给我开酒。”

    卖酒女见状,工作娴熟地开酒,醒酒,做好了一切。经理带着她出去了。卖酒女说:“经理,方才买酒的宁小姐,价格是她让我加的。”经理一听,也不准备罚她了。原来宁小姐是故意这么做来博厉总的多看一眼啊。

    唐慕橙待了一会儿,了无兴致,再加包厢里很闷,趁人不注意走了出去。

    在卫生间门口,厉南衍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把她拽到了安全通道的楼梯口,他说:“橙橙,老婆,我好想你,你在这里遇到任何问题,记得要来找我。”

    唐慕橙甩开他的手,转动着自己被他拽得生疼的手腕,仰头看着厉南衍,打断了他要说的是话:“厉总,我很感谢你刚才帮我摆回宁乔乔一道,也很感谢你现在想要给我提供帮助。但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会解决。方才你若不出手,我也不会委屈自己去买下那瓶酒。”

    “还有,我记得我们已经离婚了,厉总!还请自重,我有名字,你也可以叫我唐总。”唐慕橙冷眼相对。

    厉南衍退而求次:“也行,看来我的唐总口味很重,还喜欢玩办公室激/情。”

    “不可理喻。”厉南衍这样流里流气的,和之前的他,大相径庭,难道是四年不见,他露出了本性?不过想来,在外人面前,他还是一座冰山。

    厉南衍一步步靠近她,她只好往背后退去,直到……

    他这样双手撑墙,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唐慕橙垂下了眼眸,内心擂鼓大作,她说:“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

    好不容易逮到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放她走了?

    四年了,这四年来,思念泛滥,他到处找她的消息,她像是在法国人间蒸发了一样。他不担心她出事了,他早知道她是和严承御一起离开的。严承御会保护好她。她竟是这么决绝吗?封锁自己的消息,不要让别人找得到她?

    厉南衍看着唐慕橙的嘴唇一颤一颤的,微微蹙眉,唐慕橙看起来像是一个刺猬,他不过同她说一句话,她要来争锋相对,也只有是还互相爱慕的人,才会这般打情骂俏吧。厉南衍勾起一个弧度,邪邪一笑,下一秒,他吻住了她的唇。

    唐慕橙一把推开了他,径直往洗手间跑去,她的心脏砰砰直跳,她简直怀疑要跳出来了。不可否认的是,她在他面前再怎么想要装得无所谓,他的三言两语能扰得她丢盔弃甲。她对他的情,又怎么会是轻易说放下能放下的呢?

    当年她处在那样的困境,他叫了人bǎng jià了自己,用那样的方式强迫自己选择,他肯定早猜到了自己会选那一项,所以才有恃无恐。她后来回想起来,才惊觉,从一开始,厉南衍是为了顾全她的自尊心,才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强行进入她的世界。

    四年前,她怀着孕离开他,去了法国换了身份定居生活,她以为,她再也不会回国。没想到今天会在京市再次遇见,她很清楚他们迟早会碰面的,但没想到会这么得快。

    唐慕橙低头拧开水龙头,捧了水浇在脸,以平复此时的心情。

    她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精致小巧的脸,看去和四年前还是不一样了,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成熟了许多,看起来更是圆滑了许久。看着这样的自己,她几乎快记不起以前的她是怎样的。

    镜子里面,洗手间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倚着一个女人,吞云吐雾地抽着烟,尽管烟雾缭绕,看不清她脸的表情,但是唐慕橙依旧敏锐地察觉到,这个女人正恶毒地盯着自己。

    唐努成抽出一张纸,若无其事地擦了擦手,抬脚准备离开。

    却在擦身路过女人身侧的时候,识破了女人的动作。居然幼稚到伸出脚想要把她绊倒。唐慕橙暗自嘲讽。

    “你不要以为厉南衍喜欢你,你可以到处去勾搭,你最好还是悠着点。这里可不洛城,我们可都不是好欺负的。”

    女人的声线很好听,要不是她在警告自己,不然她还会觉得这是一个大美女。然而……她的身形一顿,转身看着女人:“我和他没关系。”

    女人审视的眼光在她脸逡巡,她一言不合开骂:“你还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厉南衍、严承御一个个都赶着追求你。”

    唐慕橙假笑:“我不是货物,他们追求我,我也不会同意的,你要是真喜欢,有本事追到手。”

    “哼……自以为是,不过是个落魄千金,有什么好得意的?”女人将手的烟蒂随手扔在脚下捻灭,“难道你以为你会一直这样幸运下去?”

    “多谢提醒!”唐慕橙笑着,眼里却是不屑的嘲讽,“我的兴趣是工作,对男人丝毫不感兴趣。”

    女人一听,很是生气,居然暗指她只知道胡来,她忍不住扬起手,要打唐慕橙。

    在她的手还没落下来的时候,唐慕橙一手一把抓住了她扬起的手,在女人fā lèng的当口,几个巴掌呼在了她的脸。

    她说:“不要以为我是好欺负的!”她正愁没事可以让她立威,既然自己不识趣,赶着要做这一颗棋子,她心一时间愉悦万分。

    “大概你也听说过,我唐慕橙可是出了名骄纵蛮横……”唐慕橙一把扯过女人,在她耳边沉吟道,“我做事一向是非恩怨分明,奉劝你一句,有些人还是不要走得太近,陷害人的事情做多了,最终死得最惨只会是炮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