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AV拍摄指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第413章 车祸不简单

      唐慕橙不记得叶老爷子和叶心仪是怎么赶过来的了,只记得手术室的灯一直再亮着,护士一直再送血进去……

    而和厉南衍相撞的那辆车的家属,一直来大闹,逼着叶老爷子交医药费,否则让厉南衍和叶老爷子他们……

    警察也来了,问了些情况,接到电话的是她,所以警察一直都在盘问她,她浑浑噩噩地回答了什么都不清楚。

    这时,有一个手术室的灯暗了,唐慕橙连忙冲去抓着医生的手问情况。

    医生很抱歉的看了她一眼:“患者在车祸瞬间,选择了保护副驾驶的人,让对方的车子撞了驾驶位一侧,他的内脏受损太严重,尤其是心脏……很抱歉,我们尽力了……”

    汤姆曾一听,腿一下子软了,软得直接跪在了地。

    “医生,求你救救他……医生,只要你能救活他,我愿意每天给你们烧香拜佛,每天都来医生义务打扫卫生,请你们救救他……”

    医生无奈的叹气摇头,而对方家属一听厉南衍死了,更是来缠着叶老爷子和叶心仪不放,他们很聪明,一下子看出来他们很有钱。所以故意大声说让他们拿钱救他家的人,否则他们不会放过他们。

    而叶老爷子和叶心怡完全没有意识去理会他们,他们消化不了厉南衍死去的消息。

    他们把这一切,都错怪到唐慕橙的头。

    似乎有人在揪她头发,还有人在掐她胳膊,有人还踩她手指……她在茫然之,仍下意识地护住了自己的肚子。

    说实话,能觉察到疼,但那种疼远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

    她挪着,坐到厉南衍那边的手术室门口,眼巴巴的守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是一定要记住厉南衍的脸,这一辈子,都不能够忘记……

    她被殴打的时候,对方的家属一直冷眼旁观,他们在等待,等待这边结束。他们好继续问叶老爷子他们索要赔偿,好不容易碰到有钱人,不宰一笔,岂不是太可惜了。

    可叶老爷子和叶心仪不放过唐慕橙,医生和保安来制止过,但他们完全丧失了理智,是一副吃定她的架势。她是一个灾难,自从遇他,厉南衍再也没有过过安生的日子。

    在争执拉扯间,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朝她走来。

    他西装革履,干净而帅气,和几个医生边走边聊着,一脸意气风发的样子。

    唐慕橙偏着脑袋看着他,心里希冀他能看到我,却又害怕他看到我。厉南衍,她一定是太想他了,才会出现这样的幻觉。

    叶老爷子和叶心仪也许是打累了,站在一旁,两眼放空。

    这时,对方的家属又对他们恶语相向,动静不小,他听到吵闹声也转头往他们这个方向瞥了一眼。

    他皱起了眉头,一脸不善地看着对方的家属,“我问过医生,不过是一些皮外伤,精神损失费和误工费,还有治疗的一切的费用,我都已经帮你们刷掉了。”厉南衍眼里迸射出一股杀意,“向我的家人道歉。”

    厉南衍早发现了唐慕橙浑身是伤,他并不知道这些都是叶老爷子和叶心仪做的,误以为是对方的家属。他周边的空气冷凝:“医院的治安可真好,什么时候,病人的家属被另一方的家属殴打,竟还没有人阻止的?”

    几个医生阴了脸,暗怪下面的人没有做好这件事。同时也埋怨,没有及时通知他们,送来医院的人,身份很不简单。

    看到活生生的厉南衍,叶老爷子、叶心仪包括是唐慕橙,都忍不住喜极而泣。他们都顾不问问一切事情的来龙去脉。只是脸都挂满了泪水。

    看着他们一家人如此温馨,唐慕橙默默地转身离去。

    厉南衍看了肖子墨一眼,肖子墨跟了去。

    他说:“你相信南衍吗?”

    唐慕橙并不惊讶,刚经历过一场乌龙的生离死别,她已经释然。她说:“相信不相信,又能怎么样呢?他既然要赶我离开,我离开是了。”她停了停,“本来相爱的两个人,也不是都非要走在一起不可的。”

    肖子墨倒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看着她苍白的脸,有些不忍心。他想要告诉她真相,但是一想到厉南衍的用心良苦,他只好生生忍下。只是,厉南衍失去了她,会不会很后悔?

    唐慕橙总觉得今晚发生了太多的事,现在看到肖子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觉得非常的可笑。她说:“夜少凌和顾西诀他们都对我避之唯恐不及。”其实唐慕橙能够察觉得出来,他们都在瞒着她。

    肖子墨目送着唐慕橙安全回到家。才又赶回了医院。因为死掉的人是厉氏的司机。厉南衍还留在这里处理后事。

    他说:“恐怕你要前功尽弃了。”

    厉南衍当然明白,他的眼眸又深了深:“看来必须得给她下一剂猛药了。”

    “这起车祸怎么回事?”车祸没有那么地简单。

    厉南衍告诉他,是厉尧等不及了,故意找人来试探。他今天的表现,不知道在盯着他的人眼里,是怎样的表现。

    厉南衍很是头疼。他毕竟也出了车祸,今晚需要留院观察。

    厉南衍住院了,暂时还不能出院。这几天,唐慕橙每天都会在家煲好了汤,送来医院。每次都是放下汤,坐在一边,沉默不言。等厉南衍喝完汤,她又默默地收拾好,回家去。不长不短的时间,她不曾在他面前,开口说话。

    她总觉得,要是自己开口说了话,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等厉南衍好起来要离开的决心,又会被动摇。

    然而,她如果知道,厉南衍为了加快逼她离开,又安排了一场很精彩绝伦的戏,她一定会笑厉南衍的傻,更笑自己的傻。

    至少现在,她曾经有过怀疑,厉南衍对自己不忠,现在,她却能够确定,厉南衍从未背叛过她。她相信,他这么多,有他的苦衷。既然目的是让她离开,那她离开好了。又何必再互相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