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AV拍摄指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第409章 我会保护好你

      唐慕橙并没有等来唐慕橙,而是等来了贝西和蒂娜。

    蒂娜一进来咋咋呼呼地来,一把抱住了唐慕橙,拍了拍她的背,倒是自己哭了起来:“橙橙,你这么好的人,我们都认定了你是总裁夫人。昨天总裁带回去的那个女人,我们以前见过,曾经是烽火珠宝的代言人。”

    唐慕橙并不惊讶,她推开了贝西,对她们的到来很是疑惑:“你们怎么会来这里?”

    蒂娜没有多想,直接说:“是特助让我们来的。”

    夜少凌?他是担心她会因为今天的事,想不开吗?她不是这么脆弱的人。夜少凌既然是叫贝西和蒂娜来这里陪她,她相信这肯定是经过了厉南衍的首肯。

    他这么做,是有原因的。无论发生什么,她都会无条件地去相信他。

    他这么做,是不是为了掩人耳目?是谁在逼迫他做什么吗?好像是那天厉南衍说要回来,临时有事之后,厉南衍变了。

    这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设想了无数个可能。

    贝西跟在厉南衍身边很久,对厉南衍的突然转变了然于心。她能做的是,在现在这个特殊时期,陪在唐慕橙的身边,看住了她,不要让她出事了。

    夜深了。

    贝西劝了劝唐慕橙,和蒂娜去了事先给他们安排好了的房间。

    唐慕橙等在房间里,关了灯,这么静静地坐着,两只眼睛睁得老大。

    她要等厉南衍回来。

    厉南衍进来的时候,以为她已经睡了,看到她还这么清醒地坐着,忍不住微微叹息了一声。他早准备好了,既然要做戏,戏份要足。

    见他回来,唐慕橙很是激动,一下子从床跃了起来,扑进了她的怀里。她把自己的脑袋死死地埋进了他的胸膛。

    闻到他身的酒味、香水味,她的脸色微变,手脚开始发冷。像是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她听到自己微弱的声音:“南衍,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很累。

    看到她这样,厉南衍心里也不是很好受,好在现在处在一片漆黑,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否则,他一定会被看出端倪。

    他说:“很晚了,我去洗洗,睡了。”

    这一夜,两人背对背而眠,各自怀揣着心事,都没能够睡着。厉南衍出门的时候,唐慕橙是知道的,但她没有转过身去看他,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他。

    等确定他已经去了厉氏,她才缓慢地起身。浴室里,留有他的衬衣。她拿了起来,正准备洗,看到了领口的口红印。她再也忍不住,成串成串的眼泪水倾泻而下。她死死地拽着他的衬衣,蹲在了地,隐忍着哭着。

    贝西和蒂娜站在浴室门口,见唐慕橙这样,也很不忍心。蒂娜想要进去安慰,贝西却阻止了她。

    她们两个走了出去,贝西来到阳台,跟厉南衍通话。

    “总裁,橙橙哭得很伤心。你们之间,必须这样吗?”总裁明明很关心唐慕橙,却做出这样的举动,故意去伤害她,又是为了什么?

    她的直觉告诉他,这一切,夜少凌都知道,不过,她算去问了,夜少凌也不会告诉她。贝西很心疼唐慕橙,然而,她能做的,是听从总裁和特助的安排,时刻关注唐慕橙,不要让她有事。

    哭了很久,唐慕橙站了起来,默默给自己打气,擦干了眼泪,开始给厉南衍洗起了衬衣。她相信厉南衍,他这么对待她,像是故意要逼她离开。他这几天,故意避开自己,肯定是害怕面对她,害怕会露馅。

    她下楼看到贝西和蒂娜一脸担心地看着她,她本来还想冲她们笑笑,但是想来也没这个必要,在她们面前,没必要装了。她没有那么强大,她还是很伤心。

    有什么事,完全是可以两个人共同去面对的。厉南衍当初把她找回来,是做好了决心,要和她一起面对任何的阻扰。她都不怕了,为了和他在一起,都这么地奋不顾身了。可是呢?换来的是什么?是厉南衍的不信任。他宁可独自去对付别人,也要撇开她,瞒着她。

    “贝西,你们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吗?”贝西和蒂娜面面相觑,她们是真的毫不知情。

    蒂娜很为唐慕橙打抱不平:“我听说,总裁给宁乔乔买了房子,在旁边。在夜特助的安排下,她和念念已经住进去了。”

    蒂娜原本也不想说的,但是夜特助特意交代,她不得不说。这不是雪加霜吗?

    她倒是没想到,厉南衍连宁乔乔都利用了。她闭了眼,再睁开,双目清亮。

    她说:“我吃好了,先楼了,你们有什么娱乐,可以自便。”她回了房间,没有时间感伤春秋,而是认真地画设计稿。

    她每天的生活,是等厉南衍回家,然后在家里画设计稿。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

    厉南衍每天都喝得醉醺醺地回来。她问他去了哪里。他总是会找一个随随便便的理由去搪塞她。不是说去应酬了,是说去和兄弟几个庆祝去了。

    有的时候,他是真的喝醉了。

    当唐慕橙穷追不舍地问他,他会吐露心声,双眼盛满了疼痛:“橙橙……你要相信我,我会保护好你。”她再问他,他睡死过去了。

    她隐约知道,有什么人在拿她威胁他。是厉武舜他们?

    “橙橙,只要是你想要的,你在意的,我会替你守护住。”唐慕橙帮他擦身子的时候,厉南衍会突然来这么一句。

    她会摸他的脸:“南衍,你这样,让我好心疼。为什么,还故意推开我,伤害我。你放心,我会相信你的。”

    然而当她接到酒店来的电话的时候,说是厉南衍被人打了,她很惊慌失措,不由分说地赶去了酒店。

    她赶到酒店的时候,只看到了浑身是伤,昏迷不醒的厉南衍。她吃力地扶起了厉南衍,闻着他身的酒味,一阵恶心涌了来。她放下他,扶着床,吐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