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AV拍摄指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第94章 碰了她,就得剁手

      唐慕橙坐在座位上一动不动。

    这男人……究竟是真蠢,还是假装不懂?

    他难道没看见她眼中的嫌恶吗?

    “慕橙,你有没有听我在说话?”林品博见她又没吭声,立刻又问道。

    好吧!

    他看来是真蠢,符合了只懂吃喝玩乐、泡女人的没脑二世祖身份。

    “没兴趣,如果你说完了,赶紧滚好吗,看着很碍眼。”

    唐慕橙冷漠的盯着他,口气满是不耐烦。

    林品博脸色也沉了下去。

    好话说尽,居然都不动容,比以前更难搞了。

    如果不是看她还有点利用的机会,她以为她还有资格跟他平起平坐么?

    “慕橙,你还真当自己还是以前的大小姐吗?要不是看你跟我还有点血缘关系,我才懒得跟你多费唇舌。今儿个你不走也得走,孟少爷要见你,你是要跟我过去,还是要我动手?”

    听到‘孟少爷’三个字,唐慕橙第一反应就想到了一个名字,孟仲卿!

    “该死!他在这里?”

    唐慕橙面色微变。

    林品博点头:“没错,孟少爷可一如既往的惦记着你。只要你肯跟着他,今后你想要什么没有?孟家的财富,权势,连当初的唐家都比不上。”

    “我就说,林大少爷怎么会来攀亲戚,原来是有好处拿。不过,那个疯子有权有势,关我何事?你以为你是谁?我的事,又与你何干,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操心?”

    唐慕橙冷着一张俏脸,连眼神都结了冰,几乎能刮下一层霜来。

    林品博厚着脸皮说:“我是你表哥!”

    “我可没有承认,所以马上给我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唐慕橙沉下脸,直接下逐客令。

    然而,她话音刚落,一个极度轻佻的声音就接过话尾:“慕橙,好久不见,有没有很想我?”

    唐慕橙浑身一僵,看过去。只见人群中,又走来好几个穿戴不凡的公子哥,为首的那个,五官还算俊朗,但却有一双充满掠夺的阴鸷双眸。

    但凡被那眼睛看上,就仿佛被蛰伏的毒蛇盯上,让人背脊泛凉。

    很显然,这是个不折手段的人。

    “孟仲卿!”

    唐慕橙心中却猛地升起一股警惕。

    “慕橙,你真是越来越迷人了。”

    孟仲卿很快走近,那双眼睛毫不掩饰的打量着唐慕橙,里面布满了占有。

    唐慕橙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你更令人恶心了。”

    “我知道,你一定是气我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没陪在你身边对不对?现在我回来了,你就跟着我吧,我会照顾你的。”

    孟仲卿说着,就要上前搂住唐慕橙。

    这会儿,俱乐部不少人的视线都被吸引了过来,当他们看到唐慕橙被孟仲卿缠上时,眼中纷纷浮现出一丝同情。

    早在很久以前,孟仲卿就对外宣布唐慕橙是他的女人,他势在必得,即便那时候唐慕橙还跟欧阳少谦在一起。

    孟仲卿的人品,在上流社会是出了名的垃圾,到处玩女人不说,连结了婚的都不放过。

    很多人都不愿去得罪他,因为孟家权势极大,与唐家、欧阳集团之流相比,皆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以前唐慕橙有唐家撑腰,孟仲卿会顾忌,现在不会了,打算强取豪夺。

    唐慕橙看着那只朝自己伸来的咸猪手,脸色非常难看,急忙后撤,躲开孟仲卿的突袭。

    “孟仲卿,给我放尊重一点。”

    “我碰自己的女人,需要放什么尊重?”

    孟仲卿邪笑的问,更加肆无忌惮的逼近她。

    周围很多人都在看,这其中自然包括了洛城另外三美。

    秦若雨唇角勾着嗤笑,做出一句评价:“这唐慕橙,家族破产后,倒是收敛了不少锐气。”

    “没错,要是以前,孟仲卿早就被她砍成八段了。”

    翩翩公子饶有兴致的笑道:“不过孟仲卿真是越来越嚣张了。”

    “一个屡次闯祸,屡次能够全身而退的富二代,嚣张起来,无人能及。而唐慕橙,明明已经没有任何身份,却要来这种不属于她的地方,想来也是想要借由自己的美貌,亦或者其他,来达到获得金钱、权势的目的,因此,她会被找麻烦,完全是自找的……”

    秦若雨摇摇头,看唐慕橙的眼神更加轻蔑了:“……这样的人,真不知道哪来的资格,得到四美之首的称呼。”

    翩翩公子诧异的看了秦若雨一眼。

    这话说的好像重了些吧?

    而且,唐慕橙之所以会被找麻烦,好像也是他们主导的,秦若雨居然说是唐慕橙自找的……

    翩翩公子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不过最后还是闭了嘴。

    ……

    此时,现场的观众,没有一个打算出来为唐慕橙说话。

    一来,他们没必要帮她,毕竟跟唐慕橙非亲非故,又得不到什么好处。

    二来,孟仲卿是个疯子,得罪他等于得罪孟氏集团。

    唐慕橙也很清楚这点。

    本来这里就是利益至上、身份至上的场所,你奢望有人仗义,还不如自救更有希望一些。

    就在她准备不顾手伤,先甩孟仲卿一巴掌,再狠狠抽他一顿时,叶心仪终于回来了。

    她见唐慕橙被几个男人围着,其中一个还打算轻薄她时,柳眉顿时挑了起来,凉凉的说道:“年轻人,在说大话之前,能不能先打打草稿,这小姑娘什么时候成你的女人了?你碰她,就不怕被人剁了手?”

    “剁手?”

    孟仲卿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嗤笑道:“在这洛城,谁敢剁我手的人都还没出世。”

    “那可不一定,我敢保证,如果你真敢碰她一下下,你那只手,绝对保不住。”

    以她对亲儿子的了解,如果这色-迷迷的家伙真敢碰儿媳妇一下,绝对会死得很惨很惨。

    “你在威胁我么?”

    听叶心仪说得信誓旦旦,孟仲卿顿时眯起了眼睛。

    “这位夫人,孟少在办事,你最好还是别插嘴的好,省得给自己找麻烦。”

    林品博也冷着脸上前劝告叶心仪。

    他不希望有人破坏孟仲卿的好事,不然的话,他想利用唐慕橙从孟仲卿那捞好处的计划就泡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