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担心找不到本站?在百度搜索 晚安小说网 | 也可以直接 收藏本站

输入小说名 可以少字但不要错字

AV拍摄指南 武道神帝叶辰 鬼医凤九

第90章 我不是你爸爸

      拉着厉南衍疯玩了两个多小时候,唐慕橙终于感觉到肚子饿了,这才不得不去找东西吃。

    时间是晚上八点,两人来到一家西餐厅吃饭。

    因为手受伤的关系,唐慕橙吃东西有些不便,厉南衍就亲自为她切牛排,再将盘子推回她面前,好让她随时能够填饱肚子。

    唐慕橙朝他投了个感谢的眼神,心中微暖。

    尽管厉南衍对谁都很冷淡,但对她,一直都有做到他曾经承诺到的。

    吃完晚餐后,厉南衍问唐慕橙还想不想去哪里玩,唐慕橙直接摇头道:“不了,回家吧,今天有点累了。”

    她面容看起来确实有些疲倦,厉南衍没有异议,立刻送她回了凤凰山庄。

    这个点,叶心仪还没睡,唐慕橙率先来这跟她请罪,想要请她原谅自己爽约,没跟她一起去看电影。

    叶心仪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被她那断了手的模样吓了一跳:“天呐,媳妇儿,你怎么了?怎会弄成这样,厉南衍那臭小子家暴了吗?”

    厉南衍面色阴沉的瞪了她一眼:“妈,好好说话。”

    唐慕橙扑哧失笑:“婆婆,不是啦,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啦,不过没什么大碍,不用担心。”

    “我看看,我看看……”

    叶心仪将唐慕橙拉到沙发上,小心翼翼的检查:“还说没什么大碍,手都肿了,你这还怎么画设计图?”

    “暂时不能拿笔,得休息几天,不过真的没事。”

    唐慕橙心中划过一丝暖流,能被叶心仪这么关心,她真的很感动。

    “那就好,不过你也太不小心了,好端端的,怎么就摔成这样呢……”

    叶心仪狐疑的打量了唐慕橙两眼,突然问:“……媳妇儿,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又是那个叫做什么李欣的,欺负你了?”

    还真厉害,一猜就中。

    不过这种事,还是不要让她操心了吧,省得她那么担心。

    “婆婆,没有的事,真的是我自己不小心,不信你问厉南衍。”

    唐慕橙朝旁边的厉南衍眨眼睛,示意他配合,别让叶心仪担心。

    厉南衍面无表情的瞟了叶心仪一眼。

    只那么一眼,叶心仪立刻心照不宣。

    她猜对了。

    “啧啧,还真是活腻味了,给她那么多教训看来还不够。”

    叶心仪轻声嘀咕了一句。

    唐慕橙没听清楚:“嗯?您说什么?”

    “没什么。”

    厉南衍倒是听到了,一把将叶心仪从沙发上拉起来:“妈,你过来。”

    “干嘛?”

    母子俩走到一旁,叶心仪疑惑的问。

    厉南衍盯着母亲,警告道:“你去烽火公司干的事我都知道,我不管你要怎么玩,也不管你怎么对付李欣,但,不要让橙橙知道烽火公司是厉氏集团旗下的子公司,至少不要现在就让她知道。”

    “咦?她还不知道么?”

    叶心仪一脸惊讶,旋即又问:“不过,为什么不能让她知道?”

    “我想帮她,但她似乎想靠自己,所以只能瞒着。”

    厉南衍淡漠的说道。

    叶心仪这才恍然:“我知道了,不过这事儿你打算就这么算了么?看她那娇嫩嫩的手臂伤成那样,先不说会不会留疤,万一更严重的断手断脚呢,你怎么都不管管?”

    “妈,这件事是我的疏忽,我已经吩咐夜少凌去处理了。”

    厉南衍沉着脸,冷淡的说道,可看向唐慕橙的目光,却掠过一抹心疼。

    叶心仪瞧见了,感到很是惊奇。

    不过她没说出来,只是问:“那李欣,你怎么不干脆开除她算了?”

    “橙橙斗得过她,我只是想留个让她成长的空间,但我没料到李欣手段竟会那么卑鄙。”

    “何止卑鄙,那女人自己没本事,却心机深沉,处处耍计谋,那种人,说不定还会做出更龌蹉的事情来呢。”

    没好气的瞪了自家儿子一眼,叶心仪突然做了个决定:“不管,慕橙是我儿媳妇,这个亏绝不能吃,那个叫李欣的,一定要好好教训她……听着,儿子。你先别忙着开除她,待为娘的先玩玩再说。”

    厉南衍皱了皱眉:“你?”

    叶心仪点点头:“没错,就是我。”

    厉南衍冷哼:“橙橙会受伤,还是因为你生日那天放李欣鸽子而引起了,别气还没来得及出,反而为橙橙招来灾难。”

    “咦?”

    叶心仪傻眼。

    难不成,慕橙会受伤,还是因为她的关系不成?

    母子俩在那边嘀嘀咕咕的半天,唐慕橙坐在沙发那边,眼睛眨呀眨的,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叶心仪走过来,催促她:“慕橙,时间不早了,你赶紧上楼去洗澡,然后差不多就要休息了。”

    “好,不过,我没拿衣服过来。”

    “叫……”

    叶心仪本来想说叫厉南衍回去拿,结果还没说完,就被她亲儿子一把打断了:“她晚点还要上药,我带她回我那边。”

    叶心仪抗-议:“我这边也有药。”

    厉南衍:“……”

    谁理你?

    他二话不说,直接拉着唐慕橙走人。

    叶心仪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看着儿子逃难似的带着儿媳妇离开,直到门砰的关上好半晌后,才止不住的笑出声来:“我怎么不知道我生的儿子是个醋坛子,连亲妈的醋都吃?”

    被厉南衍强拉着回到了别墅,唐慕橙也是有些哭笑不得。

    这男人,到底吃错了什么药?

    她没问,只是乖乖的回房洗澡,之后厉南衍来敲门,手中拿着医药箱。

    唐慕橙让他进门,然后端坐在沙发上,让他上药。

    她的伤口不大,不深,却有很多个口子趴在那嫩白的手臂上,有些难看。

    她的手腕处,肿了一块,稍稍一碰,便会让她疼得皱眉。

    他每次都会朝她伤处,轻轻的吹气,漆黑的眸子,酝酿着一股怒焰,熊熊之火,足以燎原。

    他的动作,勾起了她的记忆:“我以前受伤,我爸爸在为我上药的时候,也会这样对着我的伤口吹气,他说,这样就不疼了。”

    厉南衍点头,嗓音低沉的道:“所以,你要分清,我不是你爸爸。”

    唐慕橙失笑:“你当然不是,我的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爸爸。”